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嘉陵江戰役

網站編輯:時間:2016-11-24 10:56:02作者:來源:中國青年網 (節選)

字號:T1 T2 T3 T4

嘉陵江戰役是指1935年(民國二十四年)3月至4月,在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中,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在四川省強渡嘉陵江,向國民黨軍發動的進攻戰役。

紅四方面軍發起嘉陵江戰役

1934年末,紅四方面軍勝利結束了川陜蘇區的反六路圍攻戰役。然而,經過10個月的戰爭,蘇區已面目全非。到處是荒蕪的土地、逃荒的人群、廢棄的鹽井,人力、物力、財力都損失極大,傷寒、痢疾到處流行,滿眼都是一片破敗。在這樣的情況下,10萬紅軍如何生存,如何再應對國民黨軍的下一次“會剿”,成為了必須面對的問題。

此時,紅四方面軍有兩條路可走。一條是南下川南,那里人煙綢密,經濟富庶。但敵軍力量也較強,立足不易。另一條是北上陜甘,那里國民黨軍力量較弱,但經濟較差。相對而言,向北的方案更加現實些。因此,張國燾也制訂了一個北上建立陜甘蘇區的計劃。就在此時,中共中央和中央紅軍不斷來電,要求紅四方面軍派出部隊南進,以策應中央紅軍北渡金沙江。能與中央紅軍會師,對于獨立苦戰七、八年的紅四方面軍來說,是一件大喜事。經過仔細研究,為接應中央紅軍,為打破國民黨軍的“會剿”,張國燾和紅四方面軍總部決定放棄川陜蘇區,西渡嘉陵江,策應中央紅軍北上。

嘉陵江是四川四大江河之一,發源于陜西鳳縣的嘉陵谷,流經陜南和川北,向南注入長江。沿途多是崇山峻嶺、懸崖峭壁,江寬水急,十分險峻。沿嘉陵江西岸布置了川軍鄧錫侯、田頌堯部共53個團,防線長達600余里,憑險固守,以圖將紅軍堵在江東岸。攻擊這樣一條防線,必須要有充分的準備。

為調動和迷惑敵軍,以創造進行強渡的條件,1935年2月,徐向前率12個團紅軍進行了陜南戰役,于十幾天內連克寧強、沔縣和陽平關等地,殲敵4個多團,一時川陜震動。陜南地區的中央軍胡宗南部和西北軍楊虎城部都增兵布防,在蔣介石的嚴令下,川軍鄧錫侯部也將嘉陵江邊的4個師部隊向北移防,以阻止紅四方面軍從四川脫身。達到戰役目的后,徐向前率部隊南撤回到了嘉陵江東岸。

3月,紅四方面軍全軍向嘉陵江邊移動,連戰蒼溪、儀隴等地,殲滅川軍5個團,占領了北起廣元,南至南部的嘉陵江東岸地區。徐向前仔細察看江邊地形,發現敵軍雖多,但防線太長,到處分兵把守必然導致到處防守薄弱。徐向前看準了蒼溪附近的塔子山、石家壩一帶。這里前山陡峭,居高臨下,利于紅軍進行火力掩護;后山則坡道較緩,草深林密,利于大部隊進行集結隱蔽。而且這里河道彎向東岸,水流平緩,西岸又多是平灘,利于部隊搶渡和迅速展開。據守這段江防的是川軍田頌堯部,只有不到兩個營,已是屢次的手下敗將,戰斗力不強。

為解決過江的舟橋問題,紅四方面軍投入了熱火朝天的準備之中。造船地點要離搶渡場不能太遠,又要隱蔽不被敵軍發現。因此,選在了離塔子山30余里的王渡場。這里山高林密,林中又有大片空地,是隱蔽造船的理想地點。紅軍官兵親自上陣,又動員了大量青壯百姓,日夜趕造不息。造船用的大木材要從上百里外用人力運來,造船用的釘子則用的是到處搜集來的廢銅爛鐵,工地上就地擺出了煉鐵爐,很多鄉親捐出了自家用的桐油,以為工地夜間照亮。在人民群眾的支援下,經過一個多月的奮戰,終于造出了100多條船和3座竹扎便橋。紅軍戰士們又和群眾利用夜暗肩扛手推,將這些舟橋從高山上運到了渡江地點,完成了渡江的一切準備工作。

徐向前確定了強渡嘉陵江的戰役計劃:采用重點和多路相結合的突擊戰法,以余天云、李先念的紅30軍為搶渡主力,在塔子山地區渡江,然后直插劍閣、劍門關方向;副總指揮王樹聲率31軍為北路,渡江后搶占劍門關,然后防堵鄧錫侯的川北之敵和胡宗南的陜敵;陳海松的紅9軍為南路,攻擊閬中、南部,保障30軍的南翼安全;王宏坤的紅4軍為二梯隊,擔負戰役展開的任務。總部炮兵營置于塔子山頂,火力掩護30軍強渡。

為搶渡成功,李先念特意拿出了30軍最能打的88師擔任主攻。這個師的268團擅長進攻,號稱“鋼團”;“265團以突襲聞名,號稱”夜老虎團“;263團則以攻守兼備聞名。師長是青年猛將熊厚發。89師擔任輔助攻擊的任務。

1935年3月28日夜,紅四方面軍強渡嘉陵江戰役開始。263團突擊隊悄悄駛近對岸,然后突然發動攻擊,一舉壓制了敵人火力,掩護后續部隊源源登陸。川軍出動一個師前來防堵,正與88師的268團和265團相遇,雙方展開激戰。而89師部隊也已過江成功,從側后發起進攻,一舉擊潰了增援的敵軍。與此同時,31軍于蒼溪以北強渡成功,擊潰川軍一個旅;紅9軍于閬中以北過江。三路紅軍全部強渡成功,嘉陵江西岸的川軍防線已開始崩潰。

徐向前和紅四方面軍總部也迅速過江。此時31軍已撲向劍門關;30軍突向劍閣;9軍則與川軍王致遠部拼起大刀,奪下閬中和南部,殲敵3個團;紅4軍也已相繼過江。下一步戰役發展的關鍵則是奪取劍門關。劍門關位于劍閣縣城東北60里的大劍山上,扼控川陜大道,七十二峰峰戀綿延,高聳入云猶如刀削斧砍。關口位于東西兩峰之間,只有一條狹窄小路穿過,地勢極為險要。劍門關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三國時蜀將姜維曾在此抗拒了魏將鐘會的10萬雄兵。據說自秦惠王伐蜀后此關還從未被人攻克過。劍門關的要害在于它是聯結江防的要點,向北可以與陜軍呼應,防止紅軍進陜南;向南可以襲擊紅軍側背,阻止紅軍南下。此關如不克,則如癰在背,紅軍動轉不靈。川軍鄧錫侯部3個團在此防守,明碉暗堡密布,吹噓為”固若金湯“。

紅四方面軍副總指揮王樹聲率31軍擔任主攻劍門關的任務。31軍兩個師在30軍88師一部的配合下,一路急行,至4月2日,對劍門關形成了東、南、西的三面包圍。根據川軍的防守部署,王樹聲決定從南北兩面攻關。他集中了4個主力團,在方面軍迫擊炮營和重機槍營火力的掩護下,開始實行強攻。紅軍勇猛沖鋒,逐點攻擊,一個碉堡一個碉堡地擠壓川軍的防御體系。到了中午,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在漫天雨霧中,紅軍發起了一次又一次攻擊,山道上很快就被血水染紅。川軍組織了兵力拼命發動反擊,雙方廝殺得極為慘烈。關鍵時刻,王樹聲將預備隊拉了上去,重新組織了火力和攻擊線路,在付出大量傷亡后,撕裂了守軍的防線一翼。川軍的抵抗本來十分頑強,但紅軍的這次沖擊異常猛烈,一些川軍部隊陷入混亂,很快就四處逃散,影響整個防御體系變得亂七八糟。紅軍乘勢集中火力猛打,擊斃了守關主將川軍團長楊倬云。失去指揮的守軍終于崩潰,開始漫山遍野地亂跑。激戰到傍晚,劍門關上升起了紅旗,守軍3個團被全殲。

劍門關被攻克后,紅四方面軍的部隊聯成一體,并力向西猛攻。經8天進攻,殲滅川軍8個多團,攻占閬中、南部、劍閣、昭化4座縣城,控制了400余里的嘉陵江西岸地區。川軍后撤到鹽亭、梓潼、江油、中壩地區,再次組成防線。徐向前指揮紅四方面軍馬不停蹄,兵分四路窮追猛打。

這一次,徐向前又制訂了一個圍城打援的計劃。江油位于成都以北的盆地邊緣,土地富庶,城防堅固。這里是成都的北大門,當年魏將鄧艾就是經這里奇襲滅了蜀漢。4月10日,紅9軍和30軍88師兼程急趕,攻克中壩,包圍了江油城。江油一失,成都就直接受到威脅。在劉湘的嚴令下,鄧錫侯調動了18個團,自綿陽出發來救江油。徐向前命9軍27師圍住江油,9軍25師和30軍88師迅速進至江油以南的南塔坡、魯家梁子一帶隱蔽集結。同時,命令許世友率紅4軍緊靠88師布防,配合作戰。

4月18日,鄧錫侯的救援軍大隊進入伏擊圈。一聲令下,埋伏的紅軍一齊開火,打了敵軍一個措手不及。很快,紅軍從四面發起沖鋒,開始截斷川軍。這一路川軍裝備較好,火力很強。雖然被打了個冷不防,但很快穩住了陣腳,開始展開兵力搶占山頭制高點。雙方纏斗在一起,每個山頭都打成了殘酷的攻防戰。江油城中的敵人也出動支援,但被紅9軍部隊截斷殲滅。川軍在飛機的掩護下發動了一次比一次兇猛的反撲,紅4軍和30軍88師聯合奮戰,連續擊退了敵人的進攻,陣地經常進行了大刀紛飛的肉搏戰,到處是尸橫枕藉。戰斗一直持續到了傍晚,88師部隊發起了反攻,而9軍25師也向敵側后猛插,川軍陣腳終于亂了。紅軍開始全線反擊,”活捉鄧錫侯“的口號聲震天動地。川軍潰逃而去,紅軍乘勢進攻,占領了江油。這一戰,紅軍殲敵4個團,俘虜3000余人,繳獲大批武器彈藥和物資。

紅四方面軍一部合影

在江油激戰的同時,紅四方面軍各部像彈鋼琴一樣不斷發起進攻,全線攻進至涪江流域。至此,規模浩大的強渡嘉陵江戰役結束。紅四方面軍戰斗24天,攻克縣城9座,殲敵12個團10000余人,打開了一個與中央紅軍會師的有利局面。

嘉陵江戰役后,紅軍控制了東起嘉陵江、西至川北、南起梓潼、北抵川甘邊界,縱橫300里的廣大新區。紅四方面軍發展到5個軍11個師33個團,連同地方部隊8萬多人,吸引了幾十萬國民黨軍,為配合中央紅軍北上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