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紅色后代談長征”系列特稿之二 賀龍之女賀曉明:傳承長征精神要學做紅軍那樣的人

網站編輯:時間:2017-1-23 22:57:46作者:來源: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字號:T1 T2 T3 T4

“對黨忠誠,對敵斗爭堅決,聯系群眾。”這是毛澤東對他的評價。他以“兩把菜刀鬧革命”,在舊軍隊中官至軍長;他在南昌起義中擔任總指揮,是人民軍隊創始人之一;他在新中國成立后被授予元帥軍銜,為共和國體育事業嘔心瀝血……他,就是賀龍。

1935年11月,時年39歲的賀龍率部長征,歷時11個月,于1936年10月與紅一方面軍會師。出發時1.7萬人的隊伍至會師時仍有1萬多人,是三大主力紅軍中損失最少的部隊。毛澤東曾稱贊道:“你們1萬人,走過來還是1萬人,沒有蝕本,是個了不起的奇跡!”近日,在人民網“長征后來人”節目錄制現場,賀龍之女賀曉明講述了父親的長征故事。

長征路上沒有特殊照顧,官兵一致

“在漫長的長征路上,紅軍吃盡了萬般苦。將士靠什么支撐下去?簡單地說是理想,是信仰。”賀曉明對記者說,“我爸爸拿他自己的個人經歷來說。他說,我參加革命以前,榮華富貴全有了,我都不要了,為什么?就是要一個窮人的天下,為了全國老百姓不再受苦,我們紅軍就是要把所有的苦都吃光。”

苦,不能只讓紅軍士兵吃。賀曉明認為,高級領導干部的帶頭作用非常要緊。“我爸爸作出了很多榜樣。他說,我和戰士們是一樣的。”

草地里的野草可能有毒不能亂吃,紅軍里的黨員干部成立試吃小組,賀龍是成員之一;賀龍有匹戰馬,但他經常走路,把馬讓給傷病員、小戰士們騎……“共產黨員的模范帶頭作用必須要體現,這種帶頭作用是徹底到家了。他們嘴上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這個同志黨性強不強,他們很強調‘黨性’這兩個字。”賀曉明說。

除了帶頭吃苦,還要帶頭克服困難。“關于草地,父親講過兩件事。一是釣魚,父親說,我這魚竿可救活了不少人!草地里糧食不夠,父親殺了自己的棗紅馬。”賀龍發現一汪水坑里有魚游動,于是把紅軍小軍械所的工匠請來做魚鉤,紅軍將士能釣魚充饑;他決定殺一批馬以解決糧食困難,不顧部下反復勸說讓人先殺他的馬。他深愛自己的戰馬,這匹馬多次救過他的命,也幫助過很多傷病員渡過難關。

“父親基本都不說長征中的苦累。”賀曉明告訴記者。賀龍曾說,在山里長大的人就像大山,決不訴苦。

傳承長征精神要學做紅軍那樣的人

賀曉明談到,自己在重走長征路時聽藏族同胞講述了這么一個關于紅軍的故事:紅軍在經過四川甘孜附近時,當地藏民受反動宣傳影響,嚇得都跑到了山上。正是冬天,天冷時間特別長。紅軍沒有一個戰士搶占民房住,他們在濕地宿營,躺在高一點的地方,腳踩在水里,身體不好的同志就坐在上面,用幾根竹竿和白罩單搭起來一個簡易的小屋來安慰自己,好像可以遮風擋雨,其實什么也擋不住……

“長征時沒有任何裝備的,他們穿著單衣,最可怕的是沒有鞋子,如果把登雪山當成一種體育記錄的話,長征時爬雪山是一個無人可破的記錄。”賀曉明說,能支撐紅軍走完長征的是堅定的信念,是長征精神。

后來人怎么傳承長征精神?賀曉明認為,不是只是學書本、開座談會,要實實在在學做紅軍那樣的人。形勢變了,不必穿紅軍服裝,不要機械或教條地學。“我哥哥的孫子有一天給我打電話。他說,姑奶奶,怎么才能當紅軍啊?是不是長征就能當紅軍?我說,你現在是小小紅軍,你是紅軍后代,等你放假的時候,我帶你到老爺爺們走過的長征路上去看一看。”

“我個人理解,長征精神就是中華魂。”賀曉明說。

艱苦樸素、關心群眾的優良傳統不能丟

賀曉明回憶道,父親曾對子女們說,就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不要想著成名成家,做人本來就是一個非常高深的學問,把人做好就行了,不要求你們當博士、碩士,當局長、部長,老老實實做人就行了,把日子過好就行了。

為此,賀龍給子女立了不少規矩:他要求子女養成艱苦樸素的好習慣,吃飯不能掉米粒,吃完飯以后還得自己把碗筷洗干凈;要自食其力,自己掙錢,自立自強;絕不允許以他的名義向學校和組織上要求特殊的照顧和待遇。

“飯桌上不能掉米粒。我們掉的米粒,他都一粒一粒撿起來吃掉。他這么做,我們就跟著學,學節儉,不揮霍浪費。”賀曉明談到。

賀曉明感慨說,那一代人,他們的吃、穿、住、用都是這樣的。但他們為人民服務的精神,我覺得我們老是學不到,因為不如他們完全和徹底,他們時時刻刻心里頭有老百姓。“我爸爸看見哪家有什么困難,即刻要給群眾解決。我們的干部總是這么入心地去幫助群眾,那就不得了”。

資料鏈接:

賀龍元帥生平

賀龍,原名賀文常,字云卿。湖南省桑植縣人。一九一四年加入孫中山領導的中華革命黨。曾任縣討袁護國民軍總指揮,湘西護國軍營長,靖國軍團長,四川警備旅旅長,混成旅旅長,建國川軍師長。一九二六年參加北伐戰爭,任國民革命軍第九軍一師師長,第二十軍軍長。一九二七年參加領導南昌起義,任起義軍總指揮,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中國工農紅軍第四軍軍長,中共湘鄂西前敵委員會書記,紅二軍團總指揮兼紅二軍軍長,紅三軍軍長,紅二、六軍團總指揮兼紅二軍軍長,紅三軍軍長,紅二、六軍團總指揮兼湘鄂川黔省革命委員會主席和湘鄂川黔軍區司令員,紅二方面軍總指揮。參加了長征。

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二〇師師長,冀中軍政委員會書記,晉西北軍區司令員,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司令員。

解放戰爭時期,任晉綏軍區司令員兼晉綏野戰軍司令員,陜甘寧晉綏聯防軍司令員,西北軍區司令員,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記。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任西南軍區司令員,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三書記,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兼國家體育運動委員會主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中共中央軍委國防工業委員會主任。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元帥軍銜。是第一、二、三屆國防委員會副主席,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第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