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老紅軍與兩位洋八路的故事

網站編輯:時間:2017-2-15 11:37:09作者:來源:

字號:T1 T2 T3 T4

作者:江和平(八路軍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委員)

內容提要: 2017年中央臺春節晚會上,張中如等五位老紅軍與全國人民見面,使我回憶起張中如叔叔與中村京子阿姨2015年重逢時的情景。

關鍵詞: 張中如 漢斯.米勒 中村京子

在送走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的2016年,迎來解放軍建軍90周年的2017年中央臺春節晚會上,五位老紅軍與全國人民見面。其中山西籍紅軍、開國將軍張中如叔叔鏗鏘有力地說:“我叫張中如,1937年5月參加紅軍,今年98歲。”

同每年春節一樣,我打電話先后給忘年之交的張中如叔叔和87歲的日籍八路軍中村京子阿姨拜年。當我告訴張叔叔看見他在春晚時,叔叔爽朗地笑了。中村阿姨在電話中對我說:“我也在春晚看見了張部長(張中如曾任總參二部部長),他還是那么精神,和兩年前一樣!”阿姨的話使我回憶起兩位耄耋老人2015年重逢時的情景。

德籍八路米勒醫生救治張中如

張中如叔叔是我父親江濤解放初期在軍委情報部時的親密戰友,我常去拜訪他。叔叔給我講述了他抗戰時療傷的經過,感恩照顧過他的醫務人員和戰友們,特別是德籍八路軍漢斯.米勒醫生。

1943年,24歲的張中如時任八路軍晉綏軍區八分區21團一營營長和該地區對敵斗爭領導小組副組長,在山西交城地區開展抗日斗爭。在3月的一場戰斗中,一顆日軍罪惡的子彈從他的右肋下射入,從左下胸穿出,戰友們把他安置在大山深處護林人的茅草房療傷。由于胸腔內子彈的火藥、棉衣的棉花、斷裂的肋骨導致感染化膿,張中如高燒咳嗽、口吐膿痰、呼吸微弱、水米難咽,昏迷了七天才慢慢蘇醒。戰友們心急如 焚又束手無策,只有偷偷地落淚。

恰逢米勒醫生在回延安的路上途徑此地,得知消息連夜騎馬奔上山來。他檢查了張中如的傷口后說:“必須馬上做手術。”缺乏消毒措施、沒有麻藥麻醉,僅有若明若暗的四個手電筒和幾支蠟燭照明,米勒用隨身帶來的醫療器械為忍受著極大痛苦的張中如做了清創手術。術后米勒用尚未清洗的雙手捧著清除的腐肉和碎骨對張中如說:“我把你胸腔感染的組織清理了,插了排膿管。要盡快買個排球球膽,吹球膽幫助排膿。”同時米勒向領導提出:“要盡快將張中如轉到后方醫院治療。”

上級按照米勒的建議,將張中如翻山越嶺先后送到軍區后方醫院和延安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治療。歷時一年多之久,又經歷了七次手術,張中如的傷口終于愈合了。1944年他在延安再次見到米勒時激動地道謝:“米勒醫生是我的救命恩人!”

全國解放后,張中如曾任河南軍區政委、總參二部政委、部長等職,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被授予少將軍銜。他不忘米勒恩情,曾多方打聽,遺憾的是得知米勒的消息時已經去世,張中如立即登門拜訪了米勒的夫人——中村京子。

在中國結為伉儷的洋八路

漢斯.米勒1915年出生于德國一個半猶太人家庭,1939年獲得了醫學博士學位后,為反法西斯遠渡重洋來到中國。經宋慶齡介紹,護送國際援助的醫療用品到延安,并赴山西任八路軍衛生部流動手術隊隊長兼129師醫務顧問。他以高度的責任感、忘我的戰斗意志、精湛的醫療技術和高尚的人道主義精神在抗戰中救治了九千余人,是在太行敵后根據地工作最久的洋大夫。

抗戰勝利后,米勒參加了解放戰爭,任解放軍冀察熱遼軍區野戰總醫院院長、北京軍委衛生部醫務主任等職。建國后,他加入了中國國籍和中國共產黨,擔任長春、沈陽、北京多家醫學院和醫科大學的院長、教授等職,為我國衛生事業的發展辛勤工作,取得了極大的成就,被國家衛生部授予“杰出的國際共產主義白衣戰士”稱號。

在滿鐵醫院護士學校學習的日本女孩中村京子1945年剛滿15歲,毫不猶豫地參加了八路軍,成為一名戰地護士,一年后隨部隊轉為解放軍。1947年前線急需手術護士,她來到野戰醫院院長米勒身邊任手術助手。他們倆工作上配合默契,生活上相處融洽,1949年在天津結為革命夫妻,并有一對出色的兒女和可愛的第三代。從事藥劑工作的中村一直生活在北京,米勒逝世后將他的珍貴遺物無償地捐獻給了國家。

張中如看望日籍八路中村京子

2015年初,我陪同《解放軍報》的卜金寶主編分別采訪過張中如叔叔和中村阿姨。之后卜主編提出:“你可否安排兩位前輩見面?這將是一件很有歷史意義的事情。” 我有些為難:張叔叔受傷后左肺完全萎縮,右肺10年前也轉為肺癌;中村阿姨也已是85歲的高齡。每次我登門拜訪都唯恐影響前輩的健康,這次無論請那位前輩出門都令人擔心。

我聯系了中村阿姨在瑞士的女兒米蜜,聽聽她的意見。米蜜很快回復:“媽媽很高興登門拜訪張叔叔。”我心里有底了,便打通了張叔叔的電話。叔叔說:“我能夠活到現在,是米勒醫生給的。我很高興再次與米勒夫人相見,但是一定要我去登門拜訪。”

放下電話,我信心滿滿地與中村阿姨商定見面的方式,阿姨卻著急地說:“和平呀,我一定要登門看望張部長,你可不能叫他來看我!他年齡大了,身體又不好,你可不能這么安排!”我再與張叔叔商量,叔叔的態度更堅決:“這不是年齡的問題,不能這么做!她是幫助我們的日本友人,我一定要去拜訪她,不用再商量了。”這可如何是好?我一邊為前輩們處處為對方考慮而感動,一邊為如何妥善安排而發愁。我與卜主編再次商量后,做了中村阿姨的工作,安排了張叔叔登門拜訪的細節。

7月16日上午雨后的北京涼爽宜人,我陪同張中如叔叔和他兒子張源來到中村阿姨家。阿姨和軍報的同志們在大門口迎候,兩位前輩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眾人走進中村阿姨儒雅、整潔的客廳,茶幾上擺放著報道過兩位前輩事跡的《解放軍報》和《紅色太行報》。

張叔叔在沙發上落座,握著中村阿姨的手說:“今年是抗戰勝利和世界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我來看望你,共同慶祝這個好日子!”

中村阿姨連連點頭笑著說:“我也特別高興!”

張叔叔回憶米勒時深情地說:“米勒醫生品德很高尚、醫術很高明、考慮得很周到,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沒有米勒醫生,我早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在談到中村阿姨參加八路軍時,張叔叔說:“中日原本一衣帶水、世代友好。但在明治維新后,日本對外侵略、稱霸亞洲,加上當時中國政府腐敗無能,日本的胃口越打越大。‘九•一八事變’后,日本輕松地占領了中國東北四省,不是三省,還有熱河省,成立了滿洲國。當年你一個日本女孩子沒有回日本,卻留在中國參加了我們人民軍隊,是很難得的。”

中村阿姨高興地說:“我熱愛中國,同意女兒米蜜說的:‘沒有民族之間的仇恨,只有正義與非正義的對壘。’二戰中日本軍國主義真是太殘忍了,可是日本人民與中國人民是世代友好的。今天的好日子來之不易,真得好好珍惜。我后來才知道張部長在戰爭年代受了那么多的罪,還是那么堅強,真是讓人佩服!你一定要好好保重。”

卜主編說:“之前我們分別采訪兩位前輩時,張中如首長給我留了一句話‘經歷過戰爭的人最渴望和平。’中村阿姨給我留了一句話‘當年日軍侵略中國,中日兩國人民都是受害者,這樣的事情再也不能發生了。’兩位前輩回憶走過的戰爭年代,讓我們非常感動!《解放軍報》刊登了兩位前輩的故事后,有不少讀者來電表示很受教育,要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

年過六旬的張源激動地握著中村阿姨的手,哽咽地說:“當年是米勒醫生從死亡線上挽救了我的父親,我們全家都感謝他!”我告訴張叔叔,中村阿姨的女兒米蜜回國后,約我一起登門看望叔叔,叔叔欣然同意。最后大家一起合影留念,記錄下了珍貴的歷史瞬間。

二戰中,幫助中國抗戰的外國醫護人員放棄了優越的工作條件和舒適的生活環境,把中國的解放事業看作自己的事業,把中國人民視為自己的同胞,精益求精、夜以繼日地救治傷病員,有的甚至獻出了寶貴的鮮血和生命。“滴水之恩涌泉相報”,70多年過去了,老紅軍依舊感恩他們的高尚品德與奉獻精神,后人也將牢記他們的辛勤付出并世代相傳。

此文刊登在2017年2月7日《中國軍網》http://www.81.cn/jwgz/2017-02/07/content_7478736.htm

1949年德國的漢斯.米勒和日本的中村京子在北京頤和園

2015年7月16日前排左起張源、張中如、江和平、中村京子、卜金寶

2015年7月16日張中如與中村京子

2017年1月27日春晚老紅軍前排左起張中如、胡正先、王定國、楊思祿、張敏

2017年1月27日春晚老紅軍張中如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