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踏著父輩的足跡前進——訪陳賡大將之子陳知建

網站編輯:時間:2017-2-22 15:28:10作者:來源:

字號:T1 T2 T3 T4

1949年,陳賡與妻傅涯,兒小建在江西贛州。

(《中國電視報》記者 沈玉)陳賡大將因病逝世時年僅58歲,身后留下妻子傅涯和5個兒女。他一生戎馬倥傯與家人聚少離多,但他的革命精神、樂觀態度、踏實作風卻被陳家子弟繼承下來,成為家族凝聚的內在動力。記者采訪陳賡之子陳知建,聽他講述父親二三事。

1. 父親一生負傷六次,五次在腿腳上

陳知建告訴記者,父親軍務倥傯,曾經6次負傷,其中兩次受重傷都是在腿上,此外,腳還受過3次傷。

南昌起義后,起義軍撤離南昌,陳賡的營作為先頭部隊在會昌縣城與敵軍相遇。但是,由于策應不及時,陳賡的營孤軍深入,從早上8時鏖戰至中午,眼看彈盡糧絕,他決定自己率小分隊掩護部隊撤離,打到下午1時,敵人一梭子機槍子彈掃來,陳賡左腿3 處中彈,膝蓋骨的筋被打斷,脛骨、腓骨也被擊傷,立時血流如注,喪失行動能力。后來,陳賡被葉挺部所救,才被送至后方福音醫院,幸好當時是后來的開國中將傅連暲擔任院長。陳賡當時失血過多,面色焦黃,傷腿腫的老高,傷口也已經感染,“傅連暲提議鋸腿,父親拒絕了,在治療時,父親又拒絕了打麻藥,就一聲不吭地忍著,還時不時開玩笑,給傅連暲留下了深刻印象,治好父親后,他就參加紅軍了。”

陳知建告訴記者。傅連暲決定采取保守療法,每天用藥水消毒,同時給他喝新鮮牛奶,用盡各種辦法,終于讓陳賡避免了截肢,保住了傷腿。陳賡卻未等到傷腿痊愈就再次隨部隊離去。“父親這次受傷幸虧有戰友盧冬生照顧他,一路經汕頭到香港最后到上海都是他背的。父親流落香港街頭也不忘開玩笑,‘如果能吃上一客西餐就好了!’盧冬生當真了,真的拿出僅有的經費給他叫來了西餐‘外賣’,當服務員把打包的西餐送到廁所的休息室時,很尷尬。”

后來幾經輾轉和顛沛流離,陳賡來到上海,被送進了上海著名的牛惠霖骨科醫院醫治。牛惠霖大夫重新把他的斷骨接起來,救回了他的左腿。1932年,在鄂豫皖蘇區的七里坪戰斗中陳賡的腿再次受傷,這次是右腿小腿骨中彈,當時碎骨未來得及處理即將傷口包扎起來。后來陳賡拖著傷腿又一次找到牛惠霖大夫,繼續謊稱“工傷”求醫。陳賡要出院時,牛大夫才笑著說:“你是紅軍高級軍官吧,我是骨科大夫,還分不清楚工傷和彈傷嗎?我不是共產黨員,但我佩服你們共產黨為國為民的精神。這次住院就不收你錢了!”

在長征開始之前,陳賡就是拖著兩條傷腿踏上征程的。“父親的右腿雖然治好了,但是有點兒后遺癥,所以長征中一直是拄著棍子走的,到哪兒都拄個棍子,他一急了就把棍子扔了,還有幾次因為腿腳不便追不上隊伍的情況。雖然有匹馬跟著他,但是有時候在崇山峻嶺中急行軍,他只能拖著腿翻山越嶺”。

除此之外,陳知建回憶說解放后,軍委曾經給父親送來了幾瓶茅臺,看到這幾瓶茅臺,父親告訴他自己曾用茅臺洗過腳,“我父親腿受傷了,又沒有藥,他就把茅臺酒倒在毛巾上敷在腳上。不僅我父親,紅軍戰士都是用這個洗腳。前幾年我走長征路,在茅臺廠的展館里,看到他們介紹說紅軍用茅臺酒洗腳是謠言,我告訴他們這不是謠言。”

2. 最愛小孩子,見不得小孩哭

人人都說陳賡有三怕,其中之一就是最怕聽小孩子生病,怕聽小孩子哭。為什么陳賡大將會怕孩子哭?

陳知建告訴記者,這是因為長征路上發生的一件事。當年過草地時,陳賡因為腿腳不便掉隊了。他牽著一頭瘦骨嶙峋的大白馬慢慢地往前挪著步。就在這時,他看到前面路不遠處躺著個奄奄一息的孩子,他走近一看,雖然小臉枯黃,但還是認出來了,是他干部團的司號員,叫九斤半,才12歲不到的一個孩子。陳賡猜想,孩子應該是餓的走不動了,他拿出一袋炒面來遞給孩子,沒承想,孩子不要,反倒告訴他:“我有!”陳賡不信,孩子拿出干糧袋給他看,鼓鼓的,好大一塊兒。陳賡又讓孩子騎馬,孩子卻再次拒絕了,說自己還要等同伴。

陳賡只好自己繼續往前走。但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心情總也平靜不下來,突然恍然大悟,他被騙了。然而,一切都晚了,等陳賡找到孩子時,孩子已經死了,“我爸打開他的干糧袋,里面只有一塊牛膝蓋骨。而且用火燒過,黑黢黢的,上面都是牙印。我爸敲著腦袋哇哇大哭,從那個時候,他聽不得小孩哭!”

陳知建說自己的弟弟知庶小時候生病,衛生員在家里給他打針。“每次知庶總會因打針大哭大鬧, 我爸聽不得這個聲音,總會避開。”除此之外,陳賡特別喜歡孩子,對孩子也格外寬容,“孩子在他面前可以很放肆。他不管,他一點脾氣也沒有,他高興,他喜歡熱鬧!”陳知建說當年家里可以說是一個大兒童樂園,前前后后曾生活過大概30幾個孩子,“烈士的孩子,國民黨起義將領的孩子,宋任窮的兩個女兒……都在我們家生活過。”陳知建說小時候他帶同學到家里玩兒,同學淘氣,“把貓塞到我爸領子后面,他也不生氣。”

陳賡雖然對孩子無限縱容,但是有一條底線不能踩,那就是不能撒謊!犯了錯就得承認。在教育孩子的問題上,陳賡基本不打,陳知建說如果犯了錯誤,最輕也要臭罵一頓,“我父親這輩子只打過我一次,打了三巴掌,但那滋味,我現在71了,還記得!”

陳賡大將臉膛紅潤,眉眼清亮,其三子陳知庶的面貌與他最為肖似。次子陳知建則笑稱自己性格中愛玩愛鬧的那一部分最像父親。童年時,陳知建最大的夢想就是如同父親一樣投身軍旅,于是也興起了學武之心。然而,母親給他請來的卻是太極師父,這顯然不是他想要學的功夫,于是,陳知建偷偷在外面拜了個拳術師父。為防止父親發現,他每周只去一次。然而學武快到一年時,卻被父親發現了端倪,“他看我練的路子不對,就問我跟誰學的,我說瞎比畫,沒跟誰學!”

陳知建妄圖蒙混過關,沒承想父親道高一丈,“他派警衛副官盯梢,把我抓住了,我那個師父他也調查明白了,是解放前的一個大流氓!”陳知建被抓回家后,陳賡氣得訓斥了他一句“跟他學,我打斷你的腿!”

陳賡雖然經歷傳奇,卻很少給兒女講自己過去的故事。“父母從來不給我們上政治課”,陳知建說關于父親的故事都是他自己打聽來的,看過《紅巖》等革命書籍后,陳知建知道父親也曾經被捕過,就向父親詢問哪種刑罰最疼,“他跟我說:‘他們知道我不怕疼。再怎么弄我,我也不怕疼的。就直接用電刑,這是所有刑法中最難受的刑法,用電刑時我叫了,喊了,為了止疼還搶了特務的煙嚼了兩根。’”這也是陳知建最佩服父親的一點,不怕疼,“八大的時候,他痛風病犯了,他的兩條腿有宿疾,那種痛是很難忍受的,但是只要有人在他就一聲不哼,沒人時自己在屋里寫書法,才會輕聲地呻吟。”

1957年初拍攝的全家福

3. 父親是我的榜樣

父親陳賡在陳知建眼中的形象是深不可測、無所不能的。有一次,因為鼻竇炎犯了陳知建請了病假,耽誤了兩堂課。回到家后,陳賡竟然給他親自補講了這兩堂課,一堂是語文,一堂是英語。“這兩堂課教的好極了,語文課的課文是一篇上世紀30年代文人寫的作品,老爸講述的非常生動,讓我懂了里面蘊涵的深意,英文更是了不得,他的英文非常流利!”這讓陳知建大為詫異,“您不是早早就投身革命了怎么會英文!他告訴我,他當鐵路職員時,在自修大學用兩年學會了英文,在黃埔軍校還憑著這流利的英文獲得了校友的尊重。”

作為父親的兒子,也走上了軍旅之路的陳知建,在幾年前曾經和紅軍長征將領的后代踏上了父輩長征之路。這一路探訪一路感受下來,陳知建仿佛跨越時光的隧道,觸摸到父輩的身影,“長征最大的收獲就是形成了以毛澤東為首的穩定的領導核心,在數十萬敵軍的圍追堵截、大自然嚴酷的考驗下,為中國革命留下了珍貴的骨干力量。二戰期間,全世界的軍校幾乎都停擺了,唯獨紅軍在長征路上邊戰斗邊訓練培養了很多軍事骨干。長征中還總結了很多寶貴的經驗,為以后培養出了強大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