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不忘初心憶英烈 ——聽老紅軍張中如叔叔講故事

網站編輯:時間:2017-5-3 17:18:13作者:江和平(八路軍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委員)來源:

字號:T1 T2 T3 T4

作者:江和平(八路軍研究會學術委員會委員)

內容提要: 老紅軍、開國將軍張中如叔叔從不談自己的功績,卻講述了那些生死與共的戰友們的故事。

關鍵詞: 張中如 小戰士 王正朔 戰友們

正文:

我最初拜訪老紅軍、開國將軍張中如叔叔,是聽叔叔講述我父親江濤的往事。叔叔與我父親是解放初期在軍委情報部時的戰友,他回憶我父親時感慨地說:“他真是個好同志,可惜走得太早了!”之后的多次交談,叔叔從不談自己的功績,卻講述了那些生死與共的戰友們的故事。

尚未入伍的“小戰士”

1938年,張中如在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任連長。部隊駐在山西省文水縣馬西村時,他接到立即支援友鄰部隊、對日軍作戰的命令,便馬上率隊趕過去。行軍途中,一個約16歲的男孩突然跑來對一位班長說:“我要參加八路軍,打日本鬼子,不當亡國奴!”班長叫他在這里等,隊伍回來再參加,他不肯。班長只好把他帶到張中如面前,張中如對他說:“我們現在執行緊急戰斗任務,你年紀太小,先回馬西村等,我們打完仗還回去。”孩子說:“不!我要跟上你們走。”孩子執意跟著部隊前進,情況十分緊急,張中如也沒辦法。不久戰斗打響了,班長把孩子安頓在土堆后面囑咐說:“你在這里臥倒,第一不要離開,等打完仗我來找你;第二千萬不要抬頭看,很危險!”孩子答應了,但可能因為好奇不時抬頭往外看。班長趕緊喊:“臥倒!臥倒!”,孩子臥倒一會兒又抬起頭來。戰斗結束時,這位連槍都沒摸過的“小戰士”不幸被日軍的子彈打中犧牲了。

張中如叔叔講完“小戰士”的故事,一字一句地對我說:“部隊帶著孩子的遺體回到馬西村,一堆難題擺在我面前:孩子叫什么名字?不知道!家在那個村子?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誰?不知道!我們到處打聽哪個村子、誰家丟了這么大的男孩子?沒打聽到。直到今天我還后悔——為何沒在行軍路上問問孩子的名字和家庭情況?哪怕給他家送一個《烈士證書》也好呀!孩子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兄弟姐妹一定期盼他回家!為找他不知花了多少時間和精力?但只能在希望—失望—絕望中度過余生了!”

八路英才王正朔營長

張中如叔叔把親自撰寫的長文《熱血鑄塔基 忠骨固長城》送給我說:“每當看到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的消息,我總是不由想起犧牲在那里的王正朔烈士。”

王正朔1909年出生于河南省內鄉縣, 18歲在北平讀高中時加入共產黨,因組織學生運動,揭露反動當局罪行三次被捕,始終大義凜然、嚴詞應對。被黨組織營救出獄后,他回河南以教員的公開身份,開展黨的地下斗爭,發展黨的組織。

王正朔非常崇敬魯迅,現場聆聽過魯迅的演講。得知魯迅熱心漢畫石刻,他1935年至1936年利用假期,帶著拓片師傅走遍河南南陽周邊百余公里,搜集漢畫石刻拓片數百幅寄給魯迅。魯迅對此愛不釋手,親筆回信致謝。魯迅辭世后,王正朔將魯迅給他的書信寄給魯迅夫人許廣平,被收集到《魯迅書信集》中。

“七.七事變”后,王正朔參加了程子華司令員領導的抗日游擊隊。1939年王正朔任3營政治教導員,轉戰晉西北對日作戰、懲治漢奸。他指揮戰斗勇敢果斷、沉著冷靜,做政治工作談傳統、講故事、說笑話,始終保持著革命樂觀精神,深受包括張中如在內的全營指戰員的愛戴。同年12月24日風雪交加,在岢嵐縣神堂坪鄉閻家坪村與日軍作戰中,年僅30歲的王正朔被日軍的彈片擊中頭部,倒在張中如的身邊,此處正是如今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的所在地。全體指戰員在王正朔追悼大會上泣不成聲,暫編第1師續范亭師長著文沉痛哀悼。

王正朔是家中獨子,沒有后代,得知他犧牲的消息,年邁的母親眼睛幾乎哭瞎。他家鄉東王營村的本家兄妹多人經他指引參加革命,在戰爭年代有9位不幸犧牲,本家姑嫂有8人被敵人殘忍殺害。

救死扶傷的戰友們

張中如叔叔唯一講述自己的故事,僅是抗戰時療傷的經歷。張中如1919年出生于山西省原平縣,1937年5月參加紅軍,在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任中隊長、連長、作戰科長、營長等職。在指揮1943年3月的戰斗中,他不幸被日軍子彈貫穿胸部。因醫療條件極差、環境異常艱苦,膿胸導致的反復高燒、昏迷把這位24歲的八路軍營長折磨得奄奄一息。他幾經生命垂危,經歷了八次手術,歷時兩年的煎熬方才起死回生、重返前線。盡管如此,他講述自己所受的磨難平淡如水,卻念念不忘刻骨銘心的戰友之情。

營部醫生劉耀澤在戰場上緊急為負傷的張中如包扎,從山凹里捧來積雪燒開晾涼給他喝,用樹枝綁成擔架抬他到山高林密的茅草房精心看護。但醫學知識有限,沒有治療藥物,劉耀澤面對命懸一線的張中如除了用鹽水清理傷口、煎些自采的中草藥外,只有扭過臉去偷偷地落淚。1946年劉耀澤在晉北戰役中為搶救傷員光榮犧牲。

德籍八路軍軍醫漢斯.米勒從太行根據地返回延安途中,得知張中如危在旦夕,不顧自身患病、旅途勞累,半夜騎馬趕到密林中張中如床前;沒有麻藥麻醉,僅用手電筒和蠟燭照明,給張中如做了清創手術。米勒離開時提出進一步護理和轉到后方醫院治療的意見,因此挽救了張中如的生命。解放后,米勒加入中國籍和中國共產黨,被國家授予“杰出的國際共產主義白衣戰士”榮譽稱號。

戰友們在戰場上英勇殺敵,張中如的傷情在晉綏軍區后方醫院治療一年卻不見好轉,只能每日忍受極大的傷痛面對屋頂,這使他的情緒極為低落。那段難熬的日子里,是戰友的真情溫暖著他的心,支撐他堅定地活下去。護理張中如的通訊員李福田在戰斗中左下臂也負傷了,一直無微不至地照顧張中如,給他喂水喂飯、擦洗身體、按摩褥瘡、端屎端尿,還粗糧細做幫他提高食欲,好言相勸幫他增強信心。

在后方醫院期間,張中如的戰友高銘生參謀因左臂貫穿傷也住院。他吊著傷臂看望張中如開玩笑說:“你看我負傷的部位多好,用右手緊壓傷口流血少,也光榮。看你多倒霉,負傷后受這么大罪。” 張中如被逗笑了:“是呀!你運氣好,流血少,負傷都找好部位。”高銘生說:“安心養傷,快好起來,咱們再找日本鬼子算賬!”但是高銘生出院后僅一個月就在戰斗中犧牲了,張中如萬分悲痛地說:“銘生同志,我的好戰友!這回你不是流血少,而是為人民流盡了最后一滴血!”

張中如的戰友李克林參謀長和張世昌負傷也被送醫院搶救,都因傷勢太重犧牲在醫院。張中如雖與他們近在咫尺,卻因無法活動未能相見。醫院外面的一塊灘地是在此犧牲傷病員的墓地,一塊塊簡陋的石碑上刻著逝者的姓名、職務和部隊。張中如離開醫院前,躺在擔架上前來吊唁,無比悲痛地與長眠在此的親愛戰友們告別。

張中如的傷口仍不愈合,上級決定用擔架送他去延安。抬擔架的民工們多是原赤衛隊員,二十余天沿崇山峻嶺、千溝萬壑行程近千里,還遭遇了大雨和沙塵暴。民工們小心翼翼地抬著張中如前進,上山時前面的人艱難地壓低身段,后面的人用力高舉擔架,下山時反之。他們邊走邊講這里的戰斗故事,不時高歌一曲陜北小調,令張中如心情舒暢。

還有延安白求恩國際和平醫院的魯之俊院長,護理過張中如的醫務人員等等,都令張中如終生難以忘懷!

2017年春節后,我再次到北京總參干休所看望張中如叔叔,愉快地談起叔叔等五位老紅軍在春節晚會的情景:在建軍90周年前夕,張中如通過中央電視臺向全國人民鏗鏘有力地報告:“我叫張中如,1937年5月參加紅軍,今年98歲。”

我匯報了與張中如叔叔的部分戰友們后代取得了聯系:王正朔的外甥女劉宜軒、米勒之女米蜜、陳皓之女陳燕平、范曉文之子范江江、朱光之子朱和平、蔣克定之子蔣盛敏、劉雨風之女劉薇等。我們共同悼念革命前輩,共同祝愿唯一健在的張中如叔叔健康長壽!

叔叔無限深情地說:“孩子們能聯系是好事,我能活到現在是幸運的。戰爭就是這樣!在那個為祖國、為人民、反侵略、求解放的血與火的年代,多少好戰友都犧牲了!我老了,一想到他們心里就很難過!”年近百歲的叔叔不忘初心、緬懷戰友,保存對革命的無限忠誠和對人民的赤子之心,令我由衷地崇敬!

2017年1月27日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老紅軍張中如

2017年1月27日春晚前排老紅軍左起張中如、胡正先、王定國、楊思祿、張敏

1939年10月王正朔在山西岢嵐(兩個月后犧牲)

1950年春左起朱光、江濤(江和平父親)、陳皓、張中如、范曉文、蔣克定在軍委情報部

2017年4月7日張中如和江和平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