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習仲勛:實事求是就是最大的黨性

網站編輯:時間:2017-6-14 16:28:33作者:來源:《中國檔案報》

字號:T1 T2 T3 T4

整風運動是20世紀40年代前期中國共產黨以延安為中心,在全黨范圍內普遍進行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教育運動,是一項黨的建設偉大的工程。整風運動中,通過整頓黨風、學風和文風,使實事求是的馬克思主義思想路線在全黨深入人心,實現了在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中共中央領導下全黨新的團結和統一,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奠定了重要的思想政治基礎。研讀“整風運動”相關檔案,我們可以從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整風運動中實事求是、對黨忠誠的點滴往事,感悟到偉人的高尚情操和革命品質。

謝覺哉宣傳整風精神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已經制定了一條正確的路線,實行了一系列正確的方針政策,黨的工作卓有成效。但黨內還存在著需要解決的問題。在黨的歷史上,如何對待馬克思列寧主義以及共產國際的指示,黨內一直存在著思想分歧。分歧的焦點,是要不要堅持實踐第一的觀點,要不要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理論聯系實際、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

1941年5月,毛澤東在延安高級干部會上作《改造我們的學習》報告。同年冬,在他的精心部署下,全國各地高級干部的整風學習普遍開展起來,為全黨范圍開展整風運動創造了條件。從1942年2月毛澤東在中央黨校開學典禮上作《整頓黨的作風》報告和在中央宣傳部干部會議上作《反對黨八股》報告后,延安整風運動開始在黨的各級干部和黨員中普遍進行。同時,黨中央決定《解放日報》改版。3月31日,毛澤東和社長博古在楊家嶺召集延安各部門負責人和作家進行座談。會上毛澤東提出要利用報紙來推動整風運動。當時,謝覺哉也出席了會議并獻計獻策,他在發言中生動地說,廚師做菜不能總是一碗一碗的肉,會使人感到膩口,報紙不能篇篇都是大文章,像板起臉孔說話。

在《解放日報》改版后,謝覺哉開辟了《一得書》專欄來宣傳實事求是的精神及整風的意義。專欄的第一篇文章題為《把頸骨硬起來》。這篇文章是他得知,延安市政府工作人員認為市府的職權低弱,要求邊區政府提高市府職權的消息后有感而發。謝覺哉在文中講了“強項令”的故事:漢朝有個剛正不阿的京兆尹董宣,為了執行法令惹惱了皇帝的姐姐。長公主向皇帝哭訴,皇帝召京兆尹來責問,京兆尹說,“我沒有錯,我是執行皇帝的法令”。皇帝說,你雖然沒有錯,但是你得罪了貴人,也應該磕個頭。這個京兆尹不肯磕頭,硬起頸骨,幾個人壓也壓不下去,皇帝只好說,原來這個家伙有病,頸骨硬了。謝覺哉說:“皇帝時代尚可‘強頸’,何況乎民主的延安!”他認為有法必依,“應罰的罰,應拘的拘,任何人的威脅,不屈,任何大頭子說的情,不理。‘硬起頸骨來’,做它幾次,威信建立了,人們的習慣也就逐漸養成了”。這不但是提倡維護法制的革命精神,同時也提倡敢于維護真理的實事求是的精神,整頓三風同樣需要“硬起頸骨來”。

《一得書》專欄的文章樸實生動、短小精悍、言之有物,毫無黨八股的氣息,為我黨提倡新的文風樹立了榜樣,有效地宣傳了整風精神。

毛澤東當面賠禮道歉

整風運動使黨內思想作風、工作作風有了顯著變化,為奪取抗戰的勝利,作了思想和理論上的準備。但是,在后期當整風運動轉入審查干部階段以后,曾出現過偏差,特別是當時負責審查干部工作的康生在延安開展的“搶救失足者運動”,采取“逼、供、信”的錯誤方法,造成大批冤假錯案。毛澤東很快就發現了這種錯誤傾向,明確指示要糾正偏差。

一天,毛澤東派人將負責審理案件的李克農、師哲等人找來,提醒說:“江西肅反的經驗教訓是十分沉痛的!”接著,他說:“你們送來的六份口供材料,我只看了一份,第二份就看不下去了,以后再不要給我送來了。”毛澤東見他們不明白,說:“為什么不想看?我看這些材料像是寫文章,不像是口供,有些話不實在。你們怎么看?”師哲解釋道:“一句兩句錯話,恐怕難免,但這無關緊要。”毛澤東聽后,說:“如果有一句是假話,會不會有十句假話?有十句假話,會不會有一段假話?有一段假話,會不會全篇都是假話?……寫口供不是寫小說,不能編假的。你們回去對寫口供的人說,一個字如果是假的,就改正一個字;一句話是假的,改正一句話;一段話是假的,改正一段話;全篇是假的,那就全部推翻。你們把他們的口供交給他們,叫他們自己去改,但要說明,一個字、一句話都不要假的。”最后,他反復交代:“我們要弄清的是真反革命,不是假反革命,要的是真材料,不是假材料。”

1943年8月15日,中共中央通過《關于審查干部的決定》,重申審查干部必須堅持“首長負責”等九條方針。10月9日,毛澤東指示,要堅持“一個不殺,大部不抓”的原則,為受迫害的同志徹底平反。不僅如此,毛澤東還親自出面,向被無端受到懷疑、傷害或關押審訊的同志賠禮道歉。當時在陜甘寧邊區行政學院,集中了許多受審查的專員、縣長等。由于康生搞“逼、供、信”,有些同志遲遲過不了關,思想壓力很大,有的人則被逼無奈,寫了假口供。一天,毛澤東特意來看望這些同志,向大家公開承認“搶救失足者運動”中有錯誤。他說:“我向大家賠個不是。”并脫帽向眾人鞠了一躬,接著又說:“一人向隅,滿座為之不歡。我們一定糾正這些錯誤,使我們革命隊伍興旺起來。”

1945年2月15日,毛澤東穿著一套打著補丁的灰布軍裝,在延安中央黨校禮堂持續作了3個多小時的報告,當談到“搶救失足者運動”的錯誤時,毛澤東主動承擔了責任。他說:“這個黨校犯了這許多錯誤,誰人負責?我負責。我是校長嘛!整個延安犯了這許多錯誤,誰人負責?我負責。我是負責人嘛!”毛澤東停頓一下,又接著說:“錯誤也有兩重性,一個叫壞處,一個叫好處。壞處是犯了錯誤,好處也是犯了錯誤。”還說,錯誤可以給人教訓,給人錯戴了帽子的同志,以后再給別人戴帽子時,你就要謹慎;被錯戴了帽子的同志也得了一條經驗,以后你不要亂給別人戴帽子,因為你自己吃過這個虧,以后要謹慎。有了這兩方面的經驗,將來我們到北平、上海、南京去審查干部,情況就會好得多。最后,毛澤東說:“我們共產黨人是革命者,不是神仙,我們也吃五谷雜糧,也會犯錯誤。我們的高明之處主要在于犯了錯誤就檢討,就立即改正。今天,我就特意來向大家檢討錯誤的,向大家賠個不是,向大家賠個禮。”受了冤屈的同志聽后流下了淚水。

習仲勛保護知識分子

1943年2月,習仲勛調任中共綏德地委書記。在積極開展大生產運動的同時,他按照中央的統一部署,在綏德分區認真組織和領導整風運動。4月1日,在審查干部中,康生指令邊區保安處秘密逮捕了200多名“特務”“叛徒”“反革命”。5月,康生以莫須有的“張克勤案”和甘肅“紅旗黨案”為“典型”,先后在楊家嶺大禮堂、八路軍大禮堂、綏德抗大總校、綏德師范等地做“坦白”動員報告。隨后,整個邊區的機關、單位、工廠、學校都卷入其中。革命斗爭經驗豐富的習仲勛對于“左”傾錯誤有著切膚之痛,“搶救失足者運動”中綏德的混亂場景,使他想起1935年錯誤“肅反”時手足相殘的痛苦場面,從而對這場“搶救失足者運動”由疑惑到抵制。他采用大會報告和個別談話等多種方式,反復提醒大家一定要實事求是,對黨要忠誠,要坦白,要說真話,不要說假話,“誰要是亂說,比特務的罪還重”。同時,習仲勛還致電黨中央和西北局,建議制止“逼、供、信”,糾正“左”的錯誤偏向。

黨中央發現“搶救失足者運動”的嚴重問題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甄別工作中,習仲勛嚴格掌握政策,堅持調查研究,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不采取任何逼迫性方式,赤誠對待同志。在被搞出多達230名“特務”的綏德師范,全校不被懷疑者所剩無幾。習仲勛為了挽回在學生家中和社會上造成的不良影響,他把學生家長邀請到學校,一面安撫他們,一面召開家長及干部、群眾參加的3000人大會,進一步宣傳共產黨“不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放過一個壞人”的防奸政策。從此,綏德師范的整風運動走上了穩步開展的軌道,平穩地轉入審干整風。

當時,在“逼、供、信”和假坦白成風的形勢下,習仲勛冒著很大的風險提醒大家堅持實事求是的黨性原則,他說:“我們常講黨性,我看實事求是就是最大的黨性。”在習仲勛的直接領導下,綏德分區審干整風的甄別工作進行得扎實、果斷、有力。在“搶救失足者運動”中,他保護了大批外來知識分子干部。

來源:《中國檔案報》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