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從毛主席處學一點領導力

網站編輯:時間:2017-7-17 23:38:48作者:來源:

字號:T1 T2 T3 T4

我們生長于一個偉大的時代,因為這個偉大的時代有偉大的人領導,也因為最偉大的人離我們并不遙遠。如果比領導力之最,相信說毛主席第二,無人難稱第一。

領導力第一人

《毛澤東語錄》是以前每一戶家庭的紅寶書。但在后來它消失的非常快。有不少收廢紙的將書收去,送到了煙花爆竹廠,所以在我的小時候,紅衣小炮爆炸后的紙屑之中可以看到的關鍵詞:關于、革命、階級斗爭。我在一個小卷子中看到了一小篇《愚公移山》,只有殘缺的內容,讓我非常想看完全部故事。我從老院子里落滿灰塵的書箱之中找出了《毛選》,看完了愚公移山的故事,也僅僅是看了故事而已。并且順帶了解了諸子百家還有一位叫列子的,名字好像叫御寇。

語錄

再長大后我漸漸明白了《愚公移山》的道理,更是將《毛選》看了四本。非常佩服毛澤東寫文章。嚴密而不嚴肅,浪漫不散漫,層層遞進,深入淺出。我從他的文章之中無法評論他的是非功過。但從他的文章之中最少能看到科學領導力是怎么產生的。

一、合理的任務

“山不加增,而子子孫孫無窮盡也”。以無窮去攻克有窮,必然會戰而勝之。毛主席的領導力之一在于合理的任務。他能體味到一段時間之內的任務,并且讓大家不畏懼任務,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去攻堅克難。他也明白,山一般的任務不能加增,如果山也如子子孫孫一般加增,愚公再有天大的本事也挖不盡山。天神可憐愚公,將王屋背走了。當領導的也得體諒下屬,也應當適當地將任務去一點,畢竟世界上智叟遠比愚公多。科學的領導力之一,在于合理安排任務,千萬不要隨便將山隨意加增。

二、正確的學風

在《改造我們的學習》之中,毛主席對黨員干部之中的不正之風、不良學風狠狠地挖掘了一次,并且苦口婆心地講了應該怎么樣去正確的學習。他對比了主觀主義和馬克思列寧主義,對比了斷章取義和系統性的學習,對比了讀死書和調查研究,強調要有的放矢,不要夸夸其談,強調聯系實際,不要言必稱希臘,強調科學系統看問題,不要脫離語境只講只言片語,強調要開展調查研究,不要主觀地閉門造車。有什么樣的學風,決定了我們有什么樣的作風。學,是帶了問題的學,是系統性的學,不是搞不懂眼下,又不能預見未來的無重點地亂學一氣。到頭來只是“嘴上說說,紙上寫寫,墻上掛掛”,只能讓人生厭。毛主席的好文章尚且卷了花炮,今日做的不走心的筆記遲早會弄一些再生紙,沖進廁所。

三、正確的作風

當年一道閃電將延安邊區的毛驢擊死。老鄉咬牙罵道:“為什么劈的不是毛澤東?”邊區警察要槍斃老鄉。毛主席趕忙把老鄉請來詢問。原來邊區向百姓征糧比較重,百姓漸漸負擔不起了。毛主席果斷減征,并且開展了大生產運動,廣大官兵主動開墾農田,紡花織布,自立更生。而且開展了精兵簡政工作,縮小了吃財政飯的人員,減少了冗余的政務,增加了生產的人員。毛主席首先注意到了民意,透過民意看到了腫脹的政府機構與人員,隨后通過兩大深層次的策略解決了民心問題。當我們看《斯巴達三百勇士》時,發現國王無異于一位士兵,他沒有任何特權,一樣在戰斗行列之中戰斗,甚至比戰士更加會戰斗。毛主席改進作風時,就是要求廣大黨員干部與人民群眾一體開展生產勞動,不做百姓的“寄生蟲”。這樣的干部和黨員當然迥異于當時任何一個政黨,這樣的黨誰不歡迎呢?當這樣的正確解決問題領導能沒有領導力嗎?

四、“好的很”與“糟得很”

當年毛主席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寫了對待農民運動的兩種態度:“好的很”與“糟得很”。實質是教我們分辨是非的能力。看問題的對與錯立場非常重要。站在官僚、地主一邊時,農民運動當然“糟得很”。如若站在沒有資產的農民一側,對自己付出勞動討回價值的運動當然是“好得很”。毛主席通過調研,說農民運動好得很!原因是他站在了農民的一側。為何他會來寫這一篇調查報告?他當時是國民政府的農業部長。換句話說,他是省部級的高官,并且是管“三農”問題的。他來研究農民問題時,首先他站在了農民的一側而不是發給他大洋的國民政府。毛主席的作品不止一次地告訴我們領導力的來源是群眾的真心擁護,能得到群眾的擁護,你不為他們站隊,他們會擁護你嗎?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