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粟裕決戰孟良崮

網站編輯:時間:2017-8-14 17:36:01作者:王建柱來源:學習時報

字號:T1 T2 T3 T4

原標題:粟 裕 決 戰孟良崮

70年前,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大舉進攻,粟裕在毛澤東軍事思想指導下,以“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英雄氣魄,在孟良崮一舉殲滅國民黨王牌整編第74師,粉碎了國民黨軍對山東的重點進攻,扭轉了華東戰局,創造了中外戰爭史上的奇跡,加速了中國革命勝利的進程。

陳毅:“粟司令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1947年,剛滿40歲的粟裕,作為華東野戰軍的副司令員,可謂意氣風發。殊不知,此時的粟裕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蔣介石調集了國民黨45萬精銳大軍,目的是要把陳毅、粟裕率領的華野趕過黃河,趕出山東。此時粟裕進退兩難:撤退,正中蔣介石下懷;硬碰硬去打,沒有必勝把握。怎么辦?

粟裕天天研究地圖,終于想出了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那就是:打打停停,和國民黨軍在沂蒙山區捉迷藏、兜圈子,在反復的迂回穿插中尋找戰機。我華野或東或西,或南或北,與敵人兜了兩個多月的圈子,把國民黨負責山東“剿共”的顧祝同和湯恩伯轉悠得極不耐煩,他們調集了國民黨五大主力之首、張靈甫的整編第74師對我華野主力發起攻擊。

粟裕決心調集全部主力圍殲整編第74師。他馬不停蹄地向華野各縱隊下達戰斗命令。6縱隊副司令員皮定均曾在淮陰戰役中吃過張靈甫的苦頭,眼看報仇的機會到了,縱隊司令部一片歡騰。不過,粟裕的這個想法即使從今天來看也是很冒險的:就算華野的9個縱隊圍住了整編第74師,但40萬國民黨大軍在外圍虎視眈眈,如果華野不能在最快的時間內結束戰斗——全殲整編第74師,那么,外面的40萬國民黨軍隊必然會反過來把華野合圍住。到時里應外合,華野勢必面臨全軍覆滅的危險。

陳毅與粟裕倆人在新四軍時期就已經開始合作。陳毅身為華野司令兼政委,對這位老部下的能力深信不疑,就把最重要的戰役指揮權全盤交給了副司令粟裕,陳毅堅定而充滿自信地說“粟司令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當粟裕把圍殲整編第74師的想法告訴陳毅后,陳毅把帽子往桌上一摔說:“我不走了,就打74師吧。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

此前,張靈甫曾指揮整編第74師充當先鋒,對華野連戰連捷,迫使華野退出兩淮進入山東。蔣介石對此非常滿意。對粟裕這個對手,張靈甫有些輕敵,他此刻的注意力全在自己人身上。進入沂蒙山區后,整編第74師的優勢無法得到發揮——張靈甫是希望把主力控制在平原地區,但上級的命令他必須遵守。為此他曾經發過牢騷:“我是重裝備部隊,在平原作戰,我的炮火能發揮威力,陳毅的二三十萬人都來打我,我也能應付。現在讓我進入山區作戰,等于牽著水牛上石頭山,跟我過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給他們看看吧!”也許,這只是一句氣話,但看得出,張靈甫對敵我雙方的態勢,心里還是很清楚的。但身為職業軍人,服從命令是天職。就這樣,他一步一步地走進了解放軍的包圍圈。

搶得先機切斷敵軍后路

為了吃掉整編第74師,粟裕拿出了華野全部的9個主力縱隊。20多萬部隊星夜兼程,用最快的速度穿插運動,向整編第74師靠攏。由于情報可靠,各縱隊的穿插路線極為精確,不知不覺就把整編第74師從國民黨軍的大部隊里孤立出來,切斷了它與友軍的聯系。但就在大戰一觸即發之際,一個誰也沒有預料到的突發事件差一點就讓這次大規模戰役泡了湯。

1947年5月13日晚7點多,華野1縱開始在整編第74師與國民黨軍整編第25師之間穿插。就在1縱向縱深前進時,整編第74師與他們不期而遇。一個在山崗上,一個在山坡下,兩軍相向而行。兩支敵對的軍隊在同一座山上行軍,居然相安無事、各走各路,成就了戰爭史上的一大奇觀。張靈甫以為這支部隊是友軍,一點兒也沒放在心上,他哪能料到這支部隊竟然是解放軍呢!

5月14日,戰斗正式打響。幾個小時之后,張靈甫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他的整編第74師拉上了孟良崮。沂蒙當地人把又高又平的山頭稱為“崮”,部隊拉上孟良崮,好處是居高臨下,易守難攻,所有的敵情都能盡收眼底,但壞處是一旦陷入彈盡糧絕的境地,就只有死路一條。善用奇兵、膽略過人的張靈甫,決心以自己為誘餌吸引華野主力。

粟裕在得到這個消息后,也不禁暗中佩服這個老對手的勇氣和決心。但這個方法要取得成功,必須有一個前提,就是整編第74師要能夠堅守足夠長的時間,并且周圍的援軍也要能夠及時趕來。如果能,就是里應外合,佳謀天成;如果不能,其結果極有可能造成甕中捉鱉、坐以待斃。面對張靈甫擺出的這步棋,用兵一向謹慎的粟裕此刻已經別無選擇,他只能命令部隊全力進攻,盡量用最快的時間吃掉整編第74師!

不過,張靈甫也隱隱感到被包圍的危險,所以他事先給自己留下了一招擺脫困境的后手,這就是派部隊控制住孟良崮旁邊一個毫不起眼的小鎮——垛莊。這個鎮子雖小,但卻是整編第74師與后方大部隊聯系的戰略要地。張靈甫派了一個團駐守于此,一旦戰局不利,便可以迅速通過這里與大部隊會合,做到可進可退,到那時,粟裕縱有三頭六臂,也只能徒呼奈何。張靈甫想得不錯,卻沒料到他的對手也想到了這一點,而且行動比他更快。長期以來,每當作戰,粟裕最大的愛好就是背地圖,戰場上的一草一木,每一座橋梁、每一條壕溝,都不落下,而且還要實地勘察,把戰場附近的地形記得爛熟于心,并要求部下也要做到。此時面對張靈甫的后手,粟裕早已有了對策,他令旗一揮,命令隱蔽在魯南待命的華野6縱星夜兼程直撲垛莊。5月15日拂曉,6縱攻占下了垛莊,這樣,華野對整編第74師的合圍全部完成。

“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

整編第74師開始拼命了,戰斗中,我軍的傷亡很大。敵人的意圖不僅是要救出張靈甫和整編第74師,同時要乘機全殲華野主力。因此對陳毅、粟裕來說,當務之急是用最快的速度殲滅整編第74師,否則時間一旦拖長,就有可能反遭滅頂之災。此時一向謙和文雅的粟裕急了,他對各縱隊司令們說:“哪怕縱隊打光了,只要能把敵人消滅也在所不惜……誰攻上孟良崮,誰就是英雄!現在只有沖鋒,后退就是死亡!”

相比之下,張靈甫雖然也是名將,卻犯下了一系列致命性的錯誤。垛莊失守,張靈甫心里一驚,卻不以為然,畢竟自己裝備精良,友軍又近在咫尺,就算自己被合圍了,仗著整編第74師超強的裝備和戰斗力,堅持到援軍到來應該不在話下。但他卻忘了,孟良崮是石山,在堅硬的巖石上無法構筑工事,他的部隊只能暴露在華野密集的火力之下,一發炮彈打過來,濺起的每一塊石頭都有致命的危險。

張靈甫還犯下了另外一個最嚴重的錯誤:他忘記了離他最近的援軍是國民黨整編第83師,師長是李天霞。張靈甫和李天霞同為黃埔畢業,又同是第74軍(整編第74師前身)軍長王耀武的親信。不過此前,他們倆人為了爭奪整編第74師師長的位置曾明爭暗斗,結果張靈甫把李天霞擠了下去,李天霞對此一直懷恨在心。當張靈甫在孟良崮上苦苦鏖戰時,李天霞雖然只距離他僅有10公里,但是李天霞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一個連前進到孟良崮東側,余部則按兵不動,眼睜睜地看著張靈甫挨打。

盡管李天霞消極以對,但張靈甫的另一支援兵黃百韜的整編第25師卻極力援救張靈甫,全速向華野阻援部隊發起攻擊。華野攻擊部隊傷亡越來越大,彈藥補給也出現了困難。已經有指揮員提出:停止攻擊,撤出戰斗,以防被敵人包了餃子……粟裕清楚,此刻決定戰局走向的只有指揮員的決心。他下令任何人不準撤退,24小時內必須拿下孟良崮。最后的總攻是5月16日凌晨發起的,這場激烈的戰斗一直持續了16個小時才結束。華野最終攻占孟良崮,張靈甫陣亡,整編第74師宣告覆滅。

整編第74師的覆滅以及張靈甫殞命的消息,像晴天霹靂震撼了國民黨統治中心,蔣介石哀嘆“這是我軍剿匪以來最可痛心、最可婉惜的一件事”。而此戰役也成就了粟裕“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壯舉。

張靈甫還犯下了另外一個最嚴重的錯誤:他忘記了離他最近的援軍是國民黨整編第83師,師長是李天霞。張靈甫和李天霞同為黃埔畢業,又同是第74軍(整編第74師前身)軍長王耀武的親信。不過此前,他們倆人為了爭奪整編第74師師長的位置曾明爭暗斗,結果張靈甫把李天霞擠了下去,李天霞對此一直懷恨在心。當張靈甫在孟良崮上苦苦鏖戰時,李天霞雖然只距離他僅有10公里,但是李天霞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一個連前進到孟良崮東側,余部則按兵不動,眼睜睜地看著張靈甫挨打。

盡管李天霞消極以對,但張靈甫的另一支援兵黃百韜的整編第25師卻極力援救張靈甫,全速向華野阻援部隊發起攻擊。華野攻擊部隊傷亡越來越大,彈藥補給也出現了困難。已經有指揮員提出:停止攻擊,撤出戰斗,以防被敵人包了餃子……粟裕清楚,此刻決定戰局走向的只有指揮員的決心。他下令任何人不準撤退,24小時內必須拿下孟良崮。最后的總攻是5月16日凌晨發起的,這場激烈的戰斗一直持續了16個小時才結束。華野最終攻占孟良崮,張靈甫陣亡,整編第74師宣告覆滅。

整編第74師的覆滅以及張靈甫殞命的消息,像晴天霹靂震撼了國民黨統治中心,蔣介石哀嘆“這是我軍剿匪以來最可痛心、最可婉惜的一件事”。而此戰役也成就了粟裕“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壯舉。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