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軍研究會主辦設為主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重大新聞

為什么一場颶風會難倒整個美國?中國留學生親述:這才是他們真正的樣子

網站編輯:時間:2017-9-13 17:45:05作者:來源:礪劍

字號:T1 T2 T3 T4

導語:

為什么有些中國人輕輕松松解決的事情,歐美卻視若登天?

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歐美卻覺得不可思議?

而這兩天,颶風哈維重創美國的新聞席卷全球,很多驚訝地說:“這是美國嗎?為什么美國是這樣子的?”但對于久居歐美的我來說,這一切都是意料之內的。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導致了以美國為代表的歐美國家救援效率低下、防災能力差、救災能力不足等“欠發達”的現實問題呢?對此,本期專刊我們將從制度問題、思想問題、效率問題、基建問題、房屋質量問題以及救災體系問題這幾個方面切入,向您展現一個我切身體會到的真實歐美。

當然,在看正文之前,你先記住一句話:你要感謝你的祖國,發展中的“超級中國”!

正文:

1.制度具有隨意性質,沒有完善問責制度

早前在國內,有無數公知和牧羊犬告訴我:西方的制度無比先進,是中國永遠不能企及的。而當我來到歐美后,則有不少問我:“怎么樣,還是國外好吧?”對此,我想回答的是:“你知道什么叫’一出國,就愛國’嗎?因為看見了西方真實的模樣,所以更愛自己的國家”。

我在歐洲,先后見證了當地多次的民主選舉。我問我身邊的白,你憑什么投下這神圣的一票,他們的回答是:“因為他說他會解決我們的問題,給我好處”,更為令我吃驚的是,有些的回答是:“因為他長得好看,聲音好聽”。我想,應該不止我一個覺得,這有點兒戲,但這樣的“民主”游戲,在歐美總在反復上演。在歐美,一個領導的誕生可以是靠一張巧嘴的忽悠,一張俊俏的臉,或者是巨大的財富與利益。但是,嘴巴會吹不代表會做事,長得好看不代表做事漂亮,家財萬貫不代表會經營社會。

所以說,歐美的政府或地區負責,“治理”能力上有著極大的缺陷,簡單地說就是:他們可能在玩游戲。因此,我們也可想而知,當這樣的社會反生動蕩或者面對災難的時候,因為其領導的管理能力、應變能力的不到位,所導致的“為災難”是多么的嚴重。所以,像本次颶風在美國登陸后,官員的救災不力與不作為成為了民眾抨擊的槽點,但我想說:自己挖的坑,還是要自己填。

其次,是對事物處置的“決議”問題上。美國的三權分立制度也好,歐洲的議會制度也罷,在平日里顯得安寧無事,但一旦發生重大事件或者特殊的緊急情況,這樣的社會制度則會極大的制約處置的效率或者導致責任的推辭。

我記得一個多月前,我曾經住過的小城發生了暴風災害,有很多建筑和車輛受損,當地損失相當嚴重,按理說應當第一時間出現救援力量,并且清理城市的災難現場,但事實卻是:發生風暴災害的時候是假期,政府官員度假去了,過了兩天,也只是派來了警察拉起封鎖線,警示“危險區”,但災難遺留下來的殘垣斷壁的場面,一直保留了近一個月之久,直到我離開了也沒用恢復妥當。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沒有愿意攤這灘渾水,地方政府肯定在開會商討,但救援資金誰來出?

誰去負責?要不要給災民補助,補助的資金能否批下來······這些問題對他們來說都是大問題,因為他們的工作是“契約式”,他們沒有絕對的義務對救災負責,而即便是有愿意當英雄,挺身而出,他也會遇到這樣的問題:救災資金湊不到,沒有愿意和他一起赴湯蹈火,手下助理表示“加班要加工資”。不要懷疑,這次美國的颶風救援效率低下,無疑是有著類似的現象出現。

再者,歐美社會沒有形成像中國那樣完善的救災機制。從國家到省市,再到縣里,鎮上,村里,幾乎形成了“一條龍”的救災機制,從救援物資的儲備、到救援力量的調度,都是有計劃有安排的,而且中國的救災,有責任落實,有問責制度,所以官員更負責,救援更積極。與此不同的是,在歐美,這些方面則是松散的。政客們平日里忙著耍嘴皮子,談世界大道,卻很諷刺性的,連基本的救援系統都是模糊的。面對巨大的災難的時候,誰負責,怎么負責,怎么撤離等等,都成了現實的問題。

2.把利己作民主真諦,個 人 主義很不團結

在相關的報道中,我們看見,在美國當地的災難現場,美國的利己主義凸顯無疑,有災民為了搶先得到救援而向救援員開槍,而更多的,則一起上演了“大難臨頭各自飛”的豪情壯志,你很難看到美國能像中國一樣“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的魄力,也很難找到“用自己生命去救更多”的英雄事跡。

導致這樣現象出現的,是西方過渡強調的“自我”。

回想一下,在過去的數百年的時間里,西方的一貫作風是什么——自己沒有財富,便去掠奪;別過得比我好,就去破壞;利益勝過一切,反咬一口不是事。在過渡強調“利己”與“自我”的意識形態下,盡管喬裝打扮成“文明先驅”,但性的劣質依舊顯露無疑:哪個領導對我有好處我就選哪個;老子不滿意就要罷工,影響了別關我什么事······這樣的思想充斥著西方社會,所以“舍生取義”、“無私奉獻”這樣的精神和事跡,在像美國哈維颶風災難中,是很難出現的。

此外,還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有歐美愿意伸手援救,其初衷是和中國不同的——歐美的援救是建立在道主義和宗教思維上的,而中國的自發性援救是建立在“家國情懷”上的。不論是“以身殉國”,還是為了同胞“赴湯蹈火”,中國在集體事物上的英勇和積極,都是源自“家國情懷”,這是一種精神文化,事發自內心的情感感召,而不是像歐美一樣,是“教化”的定向思維,是宗教的束縛“洗禮”。

所以,不論是美國颶風的災難現場,還是歐洲的地震災難現場,你都很難看見,像中國那樣的“一涌而上”的磅礴大氣,因為他們還不明白中國的一句話——我們都是一家。而一個十分有趣的現象是,即便政府的救援不力,他們也要等待政府的救援,最后等不到了,再痛罵幾句,我一直很不明白:難道等死比自救舒坦?(我的意思是,歐美民眾過于依賴政府,這也是西方政府“美化鼓吹”的結果)

3.效率早已成為硬傷,慵懶正在腐蝕根基

當然,如果只是不團結、個主義問題突出也就罷了,歐美最致命的硬傷是組織能力和社會效率極度低下。由于憑借曾經的掠奪財富,長期過著相對飽滿的生活,導致了歐美都極度慵懶,辦事效率低下,這直接導致了其經濟一蹶不振,社會活力缺失。

我的親身經歷是,在歐洲,辦銀行卡要提前一到兩周預約,而到現場辦卡則辦了三天時間。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新學年的的入學注冊。8月16號的時候,我所在地區剛剛結束了假期,按理說是要恢復工作的,可當我到了大學的秘書處的時候,上面雖然寫著工作,但是我卻被告知工作員度假還沒回來,五天后(21號)再來辦理手續;于是,我強忍心頭不快,五天后到了辦公室,在漫長的排隊之后,辦公室的一個白小姐接待了我,她一邊喝著咖啡,一邊對我說:”您必須預約,否則我不會幫你做“,我問她:”可你不是喝咖啡嗎,就一會兒的事情“,她則說:“我們這的習慣是要預約”。

于是,按照約定,我三天后再次來到辦公室,但考慮到歐洲辦事效率低,并且遲到半小時都是不算遲到的社會氛圍,于是我選擇性地遲到了兩分鐘,結果進到辦公室后,工作員以“遲到”為由拒絕了工作,并且悠閑地喝著咖啡,可預約的服務時間是一個小時(也就是說,我的服務時間還有58分鐘);無奈,我只能向相關負責反映了這樣的問題,最后,又過了兩天,僅僅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便解決了所有問題。這并不是個例,類似的事情還出現在郵局、警察局等重要場所。

由于過于強調個利益,在他們的心中,自己就是神圣的。我前一年的大學宿舍里,有一個宿舍掃地的大媽,用一年的時間,證明了“全世界都是本宮奴婢”的真諦。平日里,她認為自己的工作神圣無比,于是不允許宿舍里有垃圾,但我們詰問她:“我們交了錢,這是你的工作”。

可誰知,她大發雷霆,說:“我是個有尊嚴的,你們要尊重我的工作”。但是大家心知肚明,以他們的習性,這無非是因為“懶”,加上歐美的“工會”極度發達,才給了她這樣“不要臉”的底氣。后來,有一個意大利學生投訴了她,結果第二天,這個學生被趕出了宿舍,之后除了我們幾個中國不配合外,大多數的學生都唯命是從,也就是說,這個打掃衛生的阿姨,形同擺設,還拿工資。

這樣“懶出的理直氣壯”的結局是,這個更年期大媽,氣跑了宿舍里來自各國的30多位學生,以至于最后只剩下了我們幾個中國。由于我們四個中國在,所以她每天都要照常工作,于是她恨極了我們,用各種低劣的態度來服務,但我們都不予理會。直到我們要搬走的前一天,她把我們的房門一個個敲開,其他三個中國分別不做理會,“哐當”砸了她一鼻子灰,我則很有興趣地聽這“懶婆娘”的發飆。

她敲開我的門,以驕傲的姿態訓斥我,除了言語惡毒外,表情還十分豐富,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一個,能給自己的”懶“找足了借口,還說得理直氣壯的,最終,我豎了中指,哐當把門關上了。此后,這個宿舍雖有來,但舊都避而遠之。我本以為這個別情況,后來,我從很多同學口中得知,他們多多少少都是遇到過類似情況的。

不管是哪個職業,哪怕是政府部門,都已經被慵懶和所謂的”工會保護“給扼殺得沒了”樣“,這該是悲哀的。而回到美國颶風的問題上,大量的地方官員沒有積極參與救援,其背后的原因,也無疑是類似的——你憑什么讓我投身到 一線?你憑什么讓我負責?你憑什么讓我加班?

4.基礎建設早已落后,已經難與中國比肩

公知和牧羊犬會告訴你,西方的基礎建設很先進,甩開中國一條馬路。這在之前,我沒見過,所以是信了八九分的。但當我見證了真實的歐美之后,那破敗不堪、年久失修的落魄景象,真的讓”難以置信“。毫不夸張地說——中國的基礎建設,甩開歐美至少二十年,不論是城市,還是農村,其基礎建設都遠不及中國。我一路從南歐穿行到北歐邊界,又從東歐走到西歐,這里西方口中的”世界最先進的土地“,展現給我的是中國九十年代的模樣,破敗的火車站,骯臟的城市,混亂的治安等等,都讓大跌眼鏡。

社會基礎建設的一個重要表現,是警察的支配和日常維護上。但我的一個來自美國華盛頓東北部城市巴爾迪莫的同學,卻跟我分享了這樣的美國:在巴爾迪莫,幾乎天天都有槍戰,警察形同擺設,我們曾經組織約定過,在特定的日期里停止使用槍支,但是警察不作為,根本無法管控。現在的巴爾迪莫,真的很亂。而此后,我還在世界十大最危險城市中,找到了包括美國圣路易斯在內的多個歐美城市,這無疑是”先進的基礎建設“的代名詞。

其次,歐美在硬件上的基礎建設也遠不及中國。還記得以前,在國內的語文閱讀課上,有一篇被大量推廣的文章,是贊美德國在青島建設的下水道如何先進,考慮得如何長遠。于是,無數公知和牧羊犬喃喃:“西方都是百年基業,中國不行!”我多么慶幸,自己走出國門,看見了真實的模樣:

第一:德國 人 在青島修下水道,不是為了服務,而是為了侵略;

第二:德國就在青島修了一小段,青島如今不內澇,那是因為青島 人 的治理和智慧;

第三:青島地形本就適合排水。

第四點,我要單獨列出一段,因為這段很重要:歐美并不是傳說中的百年基業,絕大多數城市規劃得混亂不堪,排水系統也多半是鼓吹出來的。由于大多數城市古老,政府沒錢改造,所以歐美排水先進一說總體上不成立(當然有個別城市不錯,但是中國也有個別城市做得很好,所以不要百分之一,胡亂揣測)。而歐美真的不會內澇嗎?恰恰大臉的是,就在前幾個月前,傳說中的下水道王國德國部分地區降下大暴雨,導致了內澇,于是當地采用了一種擋板,結果以失敗告終。無同有偶,后來我在意大利等歐洲國家,也先后看見了雨后的積水,這讓我很惶恐,因為堅信了多年的歐洲的百年基業,都成了炮灰。

而必須注意到的是,歐洲還是相對于中國比較少出現內澇的,我知道有會以此來宣揚,所以不得不提一提氣候問題,歐洲主要是溫帶海洋性氣候、地中海氣候以及大陸性氣候,降水量都遠不及中國的季風氣候,換一句話說就是:“中國的瓢潑大雨,豈能是歐洲能夠想象的”。

視線在回到美國,哈維颶風之后,再現了當年卡特琳娜颶風的“慘狀”——內澇成海,這已經不是和歐洲一脈相承的美國第一次出現如此情況了。當然,小編不是說“可愛的美國”太落后,而是想說——西方神話不存在,雨夠大了,到哪都是一片海。

當然,不是說咱們不用改了,咱們中國要做得更好,以后讓世界來“朝拜”。

5.一分價錢一分的貨,房屋質量沒有保障

“你知道嗎,國外房子可便宜了”。我曾被這樣的動描素感動得不知所措。可事實呢?告知你出來,媒體你出來,牧羊犬你出來,我會把你們的嘴縫上哦!

在美國的颶風中,我們已經看到了,美國的便宜的屋舍,被吹得漫天飛舞,這印證了一句話:一分價錢一分貨。當然會有牧羊犬反駁我,說:“那家市中心的高樓大廈都沒什么事情啊”。那么,親愛的,你以為美國普通也住得起那樣的房子嗎?如果有意見,您可以在紐約市區租一間房子,再來下定論也不遲。

視線回到歐洲,在我所在的地區,其經濟和社會發展都在歐洲相對先進了,大約一百多萬民幣就能在這里買到一套房子,而且還是市中心,附近商鋪云集,地段特別好。你是否已經眼紅了?

可現實是:沒有地鐵,公交車很少,幾乎沒有出租車,交通極其不方便,網絡不好,物價又高······自然,還會有提議說:那米蘭,羅馬這些一線城市就好了啊!那么,古老的房子和你姥姥家有的一比,治安還比不上東南亞城市,地鐵老舊(新的還多半產自中國),基礎設施相當于中國九十年代,口相當于中國三線城市,你覺得多少價位合適?作者沒有什么別的意思,就是不喜歡某些天天舔西方的腳氣。

當然,這個小編有脾氣,所以你若不信,自己來看看便是了。

0
推薦閱讀:

二維碼
腾讯彩票